体球网

秋日遐想

2019-09-27 14:04:33 来源:体球网原创 阅读量:45898

四季之中,我最爱秋。春过于明媚娇艳,夏过于炎烈逼人,冬过于凛冽萧条,唯之于秋,皎月正圆,鱼虾肥嫩,橙黄橘绿,丹桂飘香,秋菊正开,寒潭映月,秋月青苔。难怪林肯这么说,“世人只会吟咏春天与恋爱,甚无道理,须知秋天的景色,更华丽,更恢齐,而秋天的快乐有万倍的雄壮,惊奇郁丽。我真可怜那些妇女短见偏狭,使她们错过秋之宏大的恩赐。”郁达夫曾在《古都的秋》里赞叹,“秋天,这北国的秋天,若留得住的话,我愿意把寿命的三分之二划去,换得三分之一的零头”。

秋天的天空高远而澄澈,偶尔飘过残云,像是垂玉欲滴,忽而一阵阵凉风,遽尔吹散,天空顿时明净,时而阵阵秋雁鸣叫着划破长空,皓首仰望,它们矫健的身影或排成“一”字或排成“人”子,愈飞愈远,成一点点,最后消失在云的边际,而对着这秋风秋雁,怎不令人意兴惴飞,酣畅淋漓。

秋天的空气总是那么清爽,清爽入骨,万物肃穆饱满成熟,如果春如落地的小娃娃,夏如妖冶露骨的女人,则秋是一位丰腴待嫁的姑娘。看,红的枫,紫的栎,墨绿的松、杉树,还有黄橙橙的玉米,紫玛瑙色的葡萄;挺,十里荷塘传来如织的蛙鸣,还有躲在槐树下嘶鸣的秋蝉;闻,那秋葡萄醇烈的馥香,还有茱萸花的芳泽,不必提那北疆的柿子林,山丹的枣,紫石街的香梨,更不必提香山寺的红叶,钱塘江的秋潮,二十四桥的明月。比起春夏来,秋给予人的不仅安静成熟沉着而且色彩斑斓,是一年中最好也没有的黄金日子,正如苏东坡《赠刘景文》“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橙黄橘绿时”,橙黄橘绿时正是这丰满成熟而又色彩斑斓丹青如花的秋天。

《诗经》里说,“女子伤春,男子悲秋”,春之易逝,譬如容颜易老,每到春来,惆怅咨嗟,一首古诗云:“闺中少妇不知愁,春日凝装上翠楼。忽见陌头杨柳梢,悔教夫婿觅封侯。”女子伤春,幽情可解。而男子悲秋,只说男子若冠,面对着秋之成熟将获的季节,事业无成,不甚悲从中来。事业着,无非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怀此远大抱负者,多矣!可实现者却又寥若星辰。曹孟德叹曰: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,譬若朝露,去日苦多”,男子悲秋,豪情感人!依我看,女子不必伤春,男子亦不必悲秋,应知春秋代序,轮流更替,生命的由生到死,物类的衰荣生杀,这是大自然的原则。人生是在路上,希翼是道上的灯塔,而秋给予人的是警示鞭策。青年、壮年大成令人垂羡,大器晚成亦未必不风流。只是路漫漫修远,须我辈上下求索。

刘雨潇




扫一扫分享本页

分享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